• 神奇!这种纸能千年不腐 默默记录西藏 2019-06-26
  •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-06-23
  • 【回复:四两寻找哀鸣之问】为什么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专家解释的4点原因很靠谱 2019-06-04
  • 端午期间 南昌站与南昌西站共加开旅客列车45列 2019-06-03
  • 记中国赴黎维和官兵与华侨华人共庆建军90周年 2019-06-01
  • 自己回敬自己······大家都醉了······[哈哈] 2019-06-01
  • 全国“非遗”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-05-23
  • (两会受权发布)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八个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、副主任委员、委员名单 2019-05-23
  • 回复@“老笑头”,你的牛二逻辑确实很通透!论坛奇葩!哈哈哈哈! 2019-05-21
  • 肖中华在市检察院作专题讲座 2019-05-17
  • 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8年3月下(总第198期) 2019-05-17
  • 国科大“科教融合”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9-05-10
  • 购彩成习惯 体彩大乐透又领走一个14万 2019-05-10
  • 看见什么有用?[猜想] 2019-04-23
  •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融入到玉树党员干部的“血液”和“骨髓”里 2019-04-22
  • 刚刚更新: 〔寒雪歌〕〔超级李白〕〔逆袭再现〕〔首长老公,上车吗〕〔独家宠婚〕〔我的日本文艺生活〕〔豪门金仙赘婿〕〔王者峡谷:错撩了〕〔网游之亡者征途〕〔立飞传〕〔美女总裁的特战兵〕〔医路青云〕〔快穿:炮灰女配,〕〔快穿女配苏苏苏〕〔上门好女婿林羽〕〔冥婚难逃:鬼王夫〕〔谁家喜事〕〔乡村小神农〕〔最强大唐〕〔隔壁姐姐爱上我
    天津十一选五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    重生之贵女不贤 第150章 册公主
        容倦见她小巧的鼻尖都冻红了,又是心疼又是怜惜,说道:“我并非袖手,只认为以你的本事对付云家绰绰有余,要早知你用这种法子,哼……”这一声哼得墨眉斜挑,冷寒之意尽在其中。云韶却望着他傻笑:“你觉得我能对付他们?”

        容倦点头,那红扑扑的小脸顿时洋溢笑容:“好吧,那本王妃就宽宏大度,原谅你这次——阿嚏!”

        看着那五官拧成一团,鼻涕眼泪齐往外落,饶是以容倦的修为也忍不住破笑。

        云韶狠狠拧了把大腿:“还不快点拿药来!我不想在皇上面前形象尽毁!”

        容倦忍痛叫墨白把药送进来。

        马车很快到了宫门口。

        端王和端王妃都有直接觐见权,因此没人阻拦。

        刚到正阳门,云停气喘吁吁赶上来,好在他是羽林军近卫,要换了别人早给撵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大姐!大姐!”云停一溜烟跑过来,撑着双膝大口大口喘气。

        云韶知道他是来做说客的,瞄瞄容倦,后者立刻道:“云侍卫有事?”

        云??纯慈菥?,这端王爷就在云韶身边,很多话不好说,他犹豫了再犹豫,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大姐,方才的事……还请您原谅我娘!”

        云韶软趴趴地靠在容倦胸前,听到云小弟的话也不吱声,就拿手指戳容倦。

        容倦捉住那恼人的两根指头,道:“王妃累了,有事明日再说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大步绕过云停。

        云停想到祖母的话急了,连忙伸手去拦,可容倦何等人物,又岂会叫他近身。

        于是一道残影晃过,他已带着人进了正阳门,云停呆站原地,脑子里就一个词——完了。

        养心殿。

        皇帝正和皇后聊天。

        聊得无非是几个孩子的婚事,自从太子过世,他体内的父性觉醒,对几个皇子那是关切了再关切。就拿前两日老九和老四的婚事(因为太子丧期推迟了一阵),他还亲自到场,给谢知微、公孙扬眉各送了一柄如意?;实鄱院⒆用堑拇蠹庸鼗?,却引起了朝野的猜测。比如储君之位悬空,下一任太子究竟是带兵打仗的老四,还是贤名远播的老九,这些都要从端绪帝的表现来看。

        可惜的是,就目前情况看,他对那两个呼声最高的一视同仁,赐了这个转头又赏那个,难以捉摸。

        叶皇后是聪明人,虽也希望继位的是自己儿子,但她不会给皇帝吹枕边风。后宫不得干政——这条祖训她一向贯彻得很好。

        “皇上,今日端王和端王妃进宫谢恩,您说赐些什么好?!彼阑实郯卣饬饺?,因此本是赏赐的小事儿也拿来当面说。

        端绪帝沉吟:“嗯……你之前给了云丫头一个如意鸡血镯,这次就把那支鸾凤金玉簪赐她吧。至于倦儿嘛,他好像什么都不缺,等他来了朕再问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?!币痘屎笏炒拥?。

        如意鸡血镯和鸾凤金玉簪都是西域国献上的,她当时把镯子给云韶,是存着给儿媳妇的心,没想到钰儿没娶成,她反而成了自己的侄媳。

    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,王德海躬身禀道:“皇上、皇后,端王爷和王妃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端绪帝笑道:“宣!”

        容倦扶着云韶进殿时,帝后二人脸色都古怪起来。

        因为云韶全身上下湿透了,鬓发散乱,上面也凝着处处水珠。她拥着件狐裘被容倦揽在怀,鼻尖冻得通红,眼眉委屈地弯下来,十足惹人怜。

        端绪帝眉头一沉,叶皇后正打算问她个御前失仪的罪,那丫头忽然咚得跪在地上:“皇上,云华有罪!”

        她这么先声夺人,反叫叶皇后不好出口。她看看皇帝,皇帝脸色也不好看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怎么搞得这副模样?”端绪帝说,眼睛瞅向容倦。

        容倦深吸口气,道:“请皇上降旨,解除云华在平南侯府的名位?!?br />
        啪。

        端绪帝拍桌而起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解除名位,那就等于除名,这种通常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才会被家族除名,云韶如何也不至于如此。

        端绪帝凝视台阶下跪伏发抖的少女,慢慢冷静下来:“到底怎么了,说?!?br />
        云韶抿着唇,这才将平南侯府的一切徐徐说来,她今日回家归宁,准备了厚礼,岂知被一个废立的姨娘推下池子,差点丧命,而且那姨娘已有身孕,因为这事儿孩子没了,就陷害说是她害的。当时侯府上下全信了,幸好有下人作证还她清白。

        说到这儿时云韶泪如雨下,她强忍着没哭出声,但声音里的哽咽仍能听见。

        叶皇后听得直摇头,端绪帝黑下脸,冷哼:“云卿糊涂!”后宅不宁,在他眼里就是男人没用,有用的比如他自己,后宫那么多嫔妃不也和睦相处?而且最关键的一点,姨娘、嫡女,这宠妾灭妻、宠庶废嫡的事儿在他心里就是一根刺,不用深挑自己就能炸开。

        “云丫头,朕知道你受委屈了,不过除名的事还需慎重考虑,这个……”端绪帝以仁孝治天下,云韶才嫁给容倦,转头就和母家划清界限,未免有攀附高枝不仁不孝的嫌疑,当然,他这个同意了的皇帝也一样。

        云韶心知他会这么说,正要拿嫁妆的事开口,突然叶皇后道:“皇上,臣妾倒是想起一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皇后你想说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知皇上可还记得,上次云华郡主进宫是为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端绪帝一愣,叶皇后道:“是为了嫁妆的事,那时云华郡主说几个庶妹都到适龄,家中只拿得出十抬给她,还是您让内务府和臣妾给她操持的,您忘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有些事,不怕提,就怕联想。

        这前后一串起来,端绪帝顿时明白了:“云华,侯府是不是克扣了你的,拿去贴补那些庶女?”

        云韶低着头,抿着唇,虽不说话,但那瘦瘦小小的一团儿沉默且倔强着,分明就是默认了。

        端绪帝的脸色一分分沉下来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想起了当年,庶弟办砸一件差事,先皇却怪到自己头上。他当时也是这样,跪在那儿,一句话不能说,就听着先皇和庶弟在上面笑语连连,手指扣进地板。他一下子和云韶有了共情,仿佛十分能理解她的痛苦。

        “皇上?!闭馐比菥肟?,“这事臣知道,请先恕她欺君隐瞒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欺君?”端绪帝先入为主的认定了平南侯府对不起她,所以也只当她有什么隐情,挥手道,“行,朕不追究,你说!”

        云韶咬住唇瓣抬眼,凄然望了两位至尊一眼。

        容倦淡淡道:“并非克扣,而是全无?!?br />
        端绪帝眼皮一跳,叶皇后也掩住嘴。

        “那日宣旨我也在,他家亲口说一分不出,至于那十抬,全是她自己凑的?!比菥胙鄞ド?,“当时若非她拦着,这事早已禀明?!?br />
        皇帝皇后都震住了。

        堂堂郡主,出嫁时一抬嫁妆都没有,还全靠自己凑。要不是那时云韶来找他们,估计这端王的大婚就变成一场笑话了!一想到自己这么疼爱云华,结果她府上还如此对她,哪里是跟云华为难,分明是对他这个皇帝不满!

        “好哇!好哇!”端绪帝越想越气,只觉得平南侯府没一个好东西,他三令五申不得因庶灭嫡,他们还偏偏跟他对着干!再看看云韶,落汤鸡似的,明明已经大度宽容他们,还差点被姨娘弄死,这一家人实在不是个东西!

        “云天峥呢?去,把他给朕叫来!”端绪帝喝道,同时道,“云丫头,你也别跪着了,快起来,王德海,让御膳房熬完姜汤来,给云丫头驱驱寒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,皇上!”王德海一边叫人去传平南侯,一边吩咐御膳房做姜汤。

        云韶在容倦的搀扶下站起来,细声打算替云天峥求情,端绪帝大手一挥:“这件事朕自有主张!”

        姜汤送到手中,云韶小口饮着,边等云天峥到来。期间有小太监凑到端绪帝耳边说什么,这位大夏的帝王面沉如水,两只眼里的冷光足以吓得人发抖。

        “微臣参见皇上,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        云天峥拜下身,他进殿看见云韶的那刻就知道糟了。

        端绪帝往日对他很是尊重,常常不等拜礼完就让他起来,可今天没叫他平身,审视的目光在他身上转转,却道:“云卿,你好得很啊,朕的嫡庶令,你是没放在心上吧?”

        云天峥一抖,伏身道:“皇上,微臣不敢。您若说得是小女的事,还请皇上听微臣解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解释?哼,不必解释了!”端绪帝手一挥,一碗茶盏摔到地上,他怒而起身,来回在殿中踱步,“嫡女出嫁,不予分毫;庶房陷害,听之任之;你这个爹当得好啊,朕一而再再而三说过,万不可嫡庶不分,因爱偏宠,你呢?你听进去了吗?”

        端绪帝越说越快:“云丫头那么好的孩子,即使你们如此苛待她,她也没想过向朕告状,甚至就在刚才,她还想替你求情!朕的平南侯,你不觉得羞愧吗?”

        云天峥望向云韶,后者缩在容倦怀中,并不看他。

        端绪帝说上兴头了,来回踱步,他指着云天峥臭骂一通,忽又异想天开:“朕刚才听人说了,当初云丫头在赏花苑落水,你这个当爹的没替她讨公道;之后你庶女划伤她的脸,也仅关了几个月;再是嫁妆、陷害——朕如此疼爱这孩子,你们就如此苛待她,好啊,既然你们不想要这女儿,朕就恩准,让她除你们平南侯府的名!以后,她就是朕的孩子!”

        “皇上!”

        “皇上!”

        这两声前头是云天峥叫的,后面是皇后。

        皇帝收义女,这件事可非同小可,她出声是想提醒,可端绪帝似乎主意已定:“就这么决定了!云丫头,一个郡主还能叫人欺辱了你,那朕就封你为公主,朕倒要看看谁还敢轻怠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唔,至于封号嘛,武安,就叫武安公主!”

        “王德海,马上拟旨传诏,朕收武安公主为义女,自今而后,必以公主之礼相待!”

        这下云韶也呆了。

        她只想和侯府恩断义绝划清界限,哪晓得意外收获,自己竟被抬成公主了?

        皇帝也是鸡血上头,居然把她一个异姓侯爷的女儿收作义女,这前朝至今,怕也是头一遭?

        大殿众人都傻了,云天峥最先反应过来,膝行两步高呼:“皇上!万万不可??!”他重重磕头,大殿里回响着咚咚声,“臣并非因为这个女儿,臣是为了大夏江山社稷着想,古往今来,哪有收臣女为义女的,这与祖宗礼法相悖,皇上万不可因爱坏了规矩??!”

        端绪帝暴怒狂喝:“云天峥,你这是在质疑朕?!”

        “臣……不敢……臣只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住口!”

        云韶暗道糟糕,端绪帝最恨别人违逆他的意思,尤其又在盛怒中,这简直火上浇油。云天峥也是,明明知道皇帝在气头上,这时候选择什么忠言死谏,那不是往枪口上撞吗?她虽跟平南侯府划清界限,但毕竟有父女名义,如果真让她害得她爹被罚,外面指不定传出什么谣言。

        略略抿唇,欲跪。

        忽地被人架住,偏头,看见容倦冲她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皇上?!彼沽嗽粕?,自己却迈出一步,道,“臣有几句话,想问云侯爷,请皇上恩准?!?br />
        端绪帝盛怒之中正好也不想搭理他,挥手:“准奏!”

        容倦走到云天峥面前,微微躬身,云天峥愣了下,只见那张疏离淡漠的脸上无有情绪:“云侯爷,你方才说册封武安,与祖宗家法违背,请问违得是哪一条,哪一例?!?br />
        云天峥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微臣虽不清楚,但自古以来从未有封臣女为公主的,这是逾制??!”

        “云侯爷,明令禁止与未有前例是两码事,你不会连这点都不清楚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还有,你说皇上因爱偏私坏了规矩,可这后宫之事乃皇上家事,即使要管,也轮不到你一个外臣做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容倦的语调说来不紧不慢,悠然闲适中又字字紧逼,云天峥只知道不可、不行,但要真说出什么反对的依据,又讲不上来。他老脸涨得通红,瞪视容倦道:“端王爷,你这般替她说话,不就因为她是你的王妃吗?”~
    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    热门小说: 〔蓝梦冰封之心〕〔九星毒奶〕〔从天帝开始〕〔诡秘之主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重生神医娇妻:老〕〔都市之娱乐圈太子〕〔我有一座恐怖屋〕〔我师傅是四目道长〕〔天秀从绝地求生开〕〔我在万界送外卖〕〔明朝败家子〕〔阴阳捉鬼家〕〔天津十一选五
      sitemap
  • 神奇!这种纸能千年不腐 默默记录西藏 2019-06-26
  •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-06-23
  • 【回复:四两寻找哀鸣之问】为什么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专家解释的4点原因很靠谱 2019-06-04
  • 端午期间 南昌站与南昌西站共加开旅客列车45列 2019-06-03
  • 记中国赴黎维和官兵与华侨华人共庆建军90周年 2019-06-01
  • 自己回敬自己······大家都醉了······[哈哈] 2019-06-01
  • 全国“非遗”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-05-23
  • (两会受权发布)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八个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、副主任委员、委员名单 2019-05-23
  • 回复@“老笑头”,你的牛二逻辑确实很通透!论坛奇葩!哈哈哈哈! 2019-05-21
  • 肖中华在市检察院作专题讲座 2019-05-17
  • 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8年3月下(总第198期) 2019-05-17
  • 国科大“科教融合”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9-05-10
  • 购彩成习惯 体彩大乐透又领走一个14万 2019-05-10
  • 看见什么有用?[猜想] 2019-04-23
  •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融入到玉树党员干部的“血液”和“骨髓”里 2019-04-22
  • 七乐彩走势图3d之家 法甲女足球直播吧 戴琳球衣号码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一 加纳时时彩软件计划 风采好运彩3 三张牌读心术教学 双色球天干排除蓝球法 福建快3号码推荐号码推荐号码 香港六合彩今晚特码 贵州11选5走势图软件下载 请查一下今天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七星彩走势图杀号 老奇人论坛四肖至一码 任9玩法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