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-06-23
  • 【回复:四两寻找哀鸣之问】为什么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专家解释的4点原因很靠谱 2019-06-04
  • 端午期间 南昌站与南昌西站共加开旅客列车45列 2019-06-03
  • 记中国赴黎维和官兵与华侨华人共庆建军90周年 2019-06-01
  • 自己回敬自己······大家都醉了······[哈哈] 2019-06-01
  • 全国“非遗”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-05-23
  • (两会受权发布)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八个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、副主任委员、委员名单 2019-05-23
  • 回复@“老笑头”,你的牛二逻辑确实很通透!论坛奇葩!哈哈哈哈! 2019-05-21
  • 肖中华在市检察院作专题讲座 2019-05-17
  • 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8年3月下(总第198期) 2019-05-17
  • 国科大“科教融合”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9-05-10
  • 购彩成习惯 体彩大乐透又领走一个14万 2019-05-10
  • 看见什么有用?[猜想] 2019-04-23
  •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融入到玉树党员干部的“血液”和“骨髓”里 2019-04-22
  • 工厂暴力拆解蓄电池50吨硫酸排地下 14名嫌犯被抓 2019-04-22
  • 刚刚更新: 〔超强兵王在都市〕〔既然人生可抉择〕〔重生八零好姻缘〕〔成为仙兽师的小民〕〔绝世兵王之贴身保〕〔乡村妙手小仙医〕〔霸道女总裁的黑宠〕〔重生学神:封少娇〕〔婚前婚后:腹黑总〕〔张晨曦,我喜欢你〕〔男神要黑化:女配〕〔透视贴身保镖〕〔我的野蛮老祖〕〔仙缘归途〕〔绝世盛宠:我本为〕〔青梅很强势:小狼〕〔娇女谋案〕〔抓紧我,我的腹黑〕〔弃妇成凰:皇后要〕〔猎户出山
    天津十一选五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  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561章 娜塔莎的抉择
    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        一条火墙分割了莫济里城,德军依旧在向河里灌汽油,使得火墙随着河水流动越来越长。

        “桥炸了,火墙形成了,俄国人你们难道还敢渡河?你们拿什么渡河?都烧死吧!”面对自己的杰作,师长鲍里斯曼居然对着火墙大笑,并时不时的叫嚣。

        战友的狂妄表现的淋漓尽致,明明734师刚刚的表现可以用一触即溃形容。

        航特腹诽着:“你们也只有在坍塌的桥梁和火墙的庇佑下得以活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终归苏军的进攻势头被成功遏制下来,除非这些俄国人认为自己在烧死前,能成功通过燃烧的河流。航特长出一口气,自己和火车站都安定下来,即便空气中弥漫着汽油燃烧的臭气,又何必介意呢?

        同样,战斗也给予科夫帕克巨大震撼。

        他从没想到过自己就靠着手头六千号人,成功杀入一座城市。他不是狂妄的人,所谓炸了桥后,部队把获得的战果突击消化掉,任务就完成了。

        不曾想敌人居然亲自炸了桥,还搞出一道火墙。

        科夫帕克亦是长出一口气:“你们这么懦弱也好,至少我不用担心你们会突破火墙,对着搜索战利品的我军展开偷袭!”

    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德军的举动给予了双方以双赢,火墙如同裁判,强制宣布了双方休战。那么苏德双方暂停作战后,各自的举动必将决定各自的命令。

        本来,科夫帕克对攻城战有着难以明说的忌讳,即便这番完全占领了莫济里于河南的城区(火墙燃烧时才早晨九点半),他没有用任何守卫城市的打算,甚至不想在此再多待。

        科夫帕克和如同土里钻出来似的巴尔岑会面:“我们达成了作战目的,我军理应撤出城市。您为我军的这次行动立下功勋,您觉得我的决定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撤出城市?这个……”巴尔岑犹豫了一下,“难道您不想夺取一些战利品后,比如说拿走一些随地可见的枪械弹药,再撤走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!我们当然要搜索一番,不仅仅是武器弹药,我发现这一带城区明显成了敌人的宿舍,我已经安排人展开搜索了。我想您也该命令您的部下加入搜索中,竭尽所能的拿走生活用品!”

        巴尔岑点点头:“我会的。我们也该向上级汇报这个胜利。您应该明白,我们的最终任务是设法诱使围攻列奇察的德军主力回援莫济里,这个战术目标是否达到,我并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我们必须请示集团军方面,是否撤出,何时撤出,我们必须听命于别列科夫将军?!?br />
        科夫帕克点点头:“我会遵守命令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场关于莫济里河南城区的大规模搜索开始了,整个行动就在火墙和无尽浓烟的映照下进行,所有参与搜索的士兵打着一百二十万分的警惕,毕竟谁能保证搜索中,不会和奄奄一息或藏起来的敌人发生交火?

        英雄狙击手娜塔莎,战斗到现在,她可以确定的战绩愣是增加的三十一人,并得到伊戈尔统计,成为实打实的战绩。

        能一战歼灭这个数字的敌人,就是拜德军机枪手前赴后继拼命射击所赐。

        截止到现在,娜塔莎的战绩已经高达三百九十七人,固然这个战绩比那位白色死神西蒙海耶还差很多很多??伤故歉龊⒆影?,一个未成年的苏联女孩完成这样的战果,她的名字已经载入史册。

        可以说,她每一次出战必能大幅度刷新战绩,如今距离四百个歼敌目标,就差最后三个战果了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儿,搜索战场的娜塔莎突然有些小小的失望。

        “亲爱的,不要有太强的功利心,现在战斗暂停了,搜索战场可要万分小心。你切勿被好胜心左右,可要当心敌人的黑枪!”

        娜塔莎点点头:“伊戈尔大叔,谢谢您的忠告。我只是有点遗憾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的统计很精确,不过你不要忘了,自那个专员同志降落,他下令删去了你上百个缺乏证据的歼敌战果,如果加上那个,你已经消灭五百个***了。如此你已经为五百个死难的同胞报了仇!”

        “唉,上级需要歼敌证据,这一点我可以理解?!蹦人∫∷煌方鸱⒌男∧源?,“算了,如果我发现有敌人负隅顽抗,直接枪毙,这样我的战果不就增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嘿!亲爱的,不要被杀戮蒙蔽双眼,随时保持小心。记住,哪怕是伤兵,他拉动手榴弹也能要了你的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我可要小心了!”女孩麻利的将枪背在身后,从腰里拔出那支杨明志赠与的托卡列夫手枪。

        伊戈尔也紧握波波德冲锋枪的弹股,一大一小的两个士兵,开始紧张又亢奋的战场搜索。

        士兵们检查每一栋房屋,以得到重要的衣服、皮靴、床单,甚至是铁质的勺子叉子。

        他们的行动更像是一场危险的寻宝,既要找到好东西,也要把敌人的伤员找到,并直接补刀之。

        苏军的《步兵操典》明文写着禁止杀战俘,对于科夫帕克来说,这本小册子他可以不执行,尤其是对待战俘问题上,他率部在乌克兰作战时,抓到的战俘从来都是审讯后枪毙或绞死。是啊,身为游击队,何必用正规军的纪律自我约束?

        于是城市里零星的枪声继续回响,战士们开始消灭奄奄一息的敌人伤员,并在完成补枪后,夺走死尸的军靴。

        满是瓦砾的街道上,随处可见死亡的德军士兵。至于苏军的牺牲者,则被战友拉出城,就在城外就地掩埋。因为不停有战友高高兴兴的从半坍塌的建筑中,拿出一些战利品,这大大刺激的娜塔莎的占有欲。

        她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打猎的意味,持枪进入建筑物内,固然可能遇到敌人残兵,不也能找到大量生活用品吗?

        作为一个女人,娜塔莎的确需要很多生活用品,尤其是贴身的衣物。她估摸着,莫济里城里难道只有男人?就冲着德军的卑劣习惯,定有一些女人为他们特殊服务。

        娜塔莎不耻于这类行为,倒是那些女人逃走的话,遗留的衣服夺过来归自己用,对自己非常重要。

        “就这里吧!我们进去侦查?!蹦人?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?也好。给手枪上膛,眼睛瞪大些?!?br />
        女孩点点头,接着又从腰里拔出匕首。

        她左手握紧匕首,持枪的右手就搭在左手手腕。伊戈尔欣慰的瞟了她一眼:“呵呵,你真像个老兵。当心,单手射击时后坐力很严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无妨。如果不能一枪毙了残敌,我就的匕首就立刻刺破其脖子?!?br />
        伊戈尔耸耸肩,他实在不怎么喜欢娜塔莎刚刚的这番很有气势的宣言。毕竟这个孩子甚至不满十七周岁,难道她还能零距离和敌人搏斗?

        伊戈尔横下一条心,谨慎的端着冲锋枪,率先进入这间昏暗的建筑。

        两人进入的实际是一个百货商店,当德军占领这里,百货商店依旧发挥着该效能,只是店主变成了从德国本土移民来的平民,售卖对象也成了德国军人。对于这种情况,两人根本一无所知。

        直到两人深入探索,不但发现这是一个小商店,还发现柜台上,居然还零散摆放一些货物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居然还有香烟!”伊戈尔大喜过望,“这个真是个好东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香烟会让男人兴奋吧,我一点也不喜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当然?!彼底?,伊戈尔麻利的将找到的十多包卷烟塞入衣兜,又从满是尘土的地上捡起两包,塞入娜塔莎的背包里。

        “大叔,我说了,我不需要这东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当然不需要,但是有人需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是别列科夫,你看待他如同第二个父亲。你把卷烟当做礼物送给他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??!”女孩的兴奋直白的写在脸上,在被点醒后,整个人突然贪婪起来。至少伊戈尔觉得的确是贪婪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大叔,要不你把你找到的香烟,再分给我一些?我还想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行!”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!难道您不怕我向司令告状?”

        娜塔莎以为这能吓到伊戈尔,反倒被他倒打一耙:“亲爱的,我会告诉司令,你非要进入建筑内部搜索,致自己于危险。想让我闭嘴吗?那么不要再提香烟的事。我告诉你,作为男人,这东西自然都归我。亲爱的,你也体量我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吧?!蹦人辖舫犊疤?,“这里还有些面包块,虽然沾了尘土,擦拭一下吃掉完全没问题?!?br />
        事情变得有些滑稽,就在刚刚两人还对进入建筑搜索的危险性探讨一番,现在,在这个小商店中,因为找到了不少各有所需的物资,两位居然不是谨慎的进一步搜索,而是抓紧时间将东西往背包里塞。

        面包、罐头,甚至伊戈尔还找到了两套刮胡刀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这东西可比香烟还好用!”

        “唉?那是什么?”半跪在地上只顾着捡罐头的娜塔莎好奇的问。

        伊戈尔也不言语,他打开铝盒,将里面的折叠刀拿出,对着铝盒背面的小镜子,居然刮起了自己满脸的胡茬子。

        这令娜塔莎大为吃惊:“我看过司令刮胡子,他是用匕首做的。我还记得,他曾经拜托我去拿柳叶刀,充当刮胡刀?!?br />
        女孩说者无意听者有意,伊戈尔笑了笑,旋即扔过去一铝盒:“司令救过你的命,他既然缺刮胡刀,这一套你也送给他吧。至于我现在的用的,那是属于我的私人物品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们在昏暗的房间中翻腾,制造的噪音不可谓不大。突然间,似乎从另一个房间内,传来了异响。

        娜塔莎的确放松了警惕,好在她的神经并不大条。异常的响动吓得她马上扔了一罐瘪了的罐头,又是一手匕首一手持枪,以半跪姿态准备战斗。

        “糟糕!看来有情况!”伊戈尔有些懊悔自己刚刚居然忙着找战利品,居然把自己的不设防的后背暴露给潜在的敌人。

        他端着冲锋枪,脖子一甩:“看来是那个房间传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要不要扔去一枚手榴弹?”娜塔莎问,“我还有两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必,我们悄悄过去!”

        两人躬着背贴着墙根,移到了那个房间虚掩的木门。伊戈尔用枪口缓缓推动木门,凑过一只眼睛偷窥。

        这分明是一件卧室,墙上窗户被震碎,玻璃碴子满床都是。似乎噪音就是来自这些玻璃碎片,亦或者是户外的并没有停歇的枪声,进一步震碎的窗户木框?

        伊戈尔本想直接冲进去,突然,他的眼角居然看到一只满是血迹的手。

        本着和娜塔莎并肩作战一年的经验,他看得出那只手必是女人的。

        他缓缓撤回来,半跪墙角,对身边谨慎的女孩悄悄说:“里面有一具女人尸体,除此外好像没有异常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所以这是女人的房间。我……我想要些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懂你的意思,我得再侦查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伊戈尔又凑到门缝,在继续扫视的过程中,一个怪相被他发现。在床边的一片区域,这里的玻璃碴子神奇的不存在。而且,遮盖床底的床单上,存在一些特殊的血迹。

        伊戈尔不是侦探,只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,而且作为狙击手的观察员,发现些特殊情况突击做出分析,正是其本职工作。现在,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——床下有人!

        他又凑到娜塔莎身边,“亲爱的,做好战斗准备。一会儿我冲进去,你紧跟在我身后,一旦发现床下有敌人,给我果断射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会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开始行动!”

        只见伊戈尔一脚踢开门,一个翻滚就到了床边,他掀开床单,枪口直指床底。娜塔莎紧随其后,手枪枪口亦是指着床底。

        场面一度非常尴尬!只见一个满脸是血的人,目瞪口呆得盯着两人。

        伊戈尔突然改了主意,他满是肌肉的左臂如同拎小鸡般,将躲在床下的人拽了出来。于是,一个穿着背带裤的秃顶男人,哭丧着脸高举着双手,嗷嗷着两人听不懂的德语。

        “achtung!”伊戈尔大吼一声,此人的确没有再废话。

        不过伊戈尔会的德语实在太少,他的确恶补了些许日常用语,那也只是日常用语罢了。仅从这个男人装束和形象来看,绝不可能是士兵?;褂械匕迳系乃劳雠?,她金发蓝眼死不瞑目的样子,尤其是高挺的鼻梁,也不像是斯拉夫人。

        娜塔莎紧张的问:“难道,他们是给德军服务的所谓平民?”

        “他们应该是德国人?!?br />
        仅仅问到他们的身份,伊戈尔还是有此能力。原来,死者和俘虏是夫妻关系,他们从德国本土而来“淘金”。他们得到军方的许可与欢迎,于城内向驻军售卖生活用品。

        或许这对夫妻从没有直接伤害过本地的白俄罗斯人,不过他们实实在在是作为德国占领军的帮凶而存在,再者他们存在于这座莫济里城,本身就是有罪。

        伊戈尔基本问清了情况,他对娜塔莎说:“这个男人是德国人,也是***的帮凶。我想,你有权处决他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娜塔莎的枪口捶地,半跪着的她面露难色。

        如果这个德国人是一副视希特勒为永雄的冥顽不化形象,毙了他自己毫无负罪感。然而现在娜塔莎已经了解,这对夫妻来到苏联后,并没有杀害苏联公民。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觉得这个人只是个帮凶。我想我们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留着他的命?怜悯他?亲爱的,***怜悯过你的父母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!”娜塔莎猛地抬起头,又迅速勾下去,整个人犹豫不决一言不发。

        “哦抱歉,说到了你的伤心事。既然你不愿意,我就不强求你。听着,这个房间是他们的卧室。瞧瞧那个破损的衣柜,里面有女人的衣服,甚至可能有化妆品。接下来你想做什么随意?!?br />
        伊戈尔说完话,就连踢带打的将那个抓获的男人赶了出去,不一伙儿,留在房间中的娜塔莎听到一串枪声……

        伊戈尔杀俘了,女孩转念一想他刚刚的那句话,顿时狠下心。

        是啊,***杀了我全村的亲友,我又何必怜悯那个男人呢?

        女孩横下心站起来,不过她毕竟还是个女人,这便将满是玻璃碴子的床单拉下来,盖在了死亡德国女人的身上。接下来,将在衣柜里找到了三件女性衣服包成一团,又把震在地上的口红装进衣兜,拎着手枪面色凝重的出了这一片狼藉的房间……
    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    热门小说: 〔造物主的炼成之路〕〔原来我是妖二代〕〔诡秘之主〕〔蓝梦冰封之心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九星毒奶〕〔全球高武〕〔回到地球当神棍〕〔仙武之无敌作弊器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浪迹武侠世界的小〕〔醉红妆之乱世妖女〕〔伏天氏〕〔不努力的我,只能〕〔天津十一选五
      sitemap
  •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-06-23
  • 【回复:四两寻找哀鸣之问】为什么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专家解释的4点原因很靠谱 2019-06-04
  • 端午期间 南昌站与南昌西站共加开旅客列车45列 2019-06-03
  • 记中国赴黎维和官兵与华侨华人共庆建军90周年 2019-06-01
  • 自己回敬自己······大家都醉了······[哈哈] 2019-06-01
  • 全国“非遗”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-05-23
  • (两会受权发布)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八个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、副主任委员、委员名单 2019-05-23
  • 回复@“老笑头”,你的牛二逻辑确实很通透!论坛奇葩!哈哈哈哈! 2019-05-21
  • 肖中华在市检察院作专题讲座 2019-05-17
  • 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8年3月下(总第198期) 2019-05-17
  • 国科大“科教融合”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9-05-10
  • 购彩成习惯 体彩大乐透又领走一个14万 2019-05-10
  • 看见什么有用?[猜想] 2019-04-23
  •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融入到玉树党员干部的“血液”和“骨髓”里 2019-04-22
  • 工厂暴力拆解蓄电池50吨硫酸排地下 14名嫌犯被抓 2019-04-22
  • 极速快3大小单双 老奇人两肖两码中特 白小姐二肖中特 双色球蓝球遗漏分布图 白光麻将镜头 深圳风采2019058开奖结果 群英会出号走势图 福建快三遗漏号 波叔一一波中特 500万彩票网站手机版比分 海南环岛赛车福彩规则及奖金 今日青海快三走势图 特码大包围 宁夏11选5前一推荐号 湖北30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